时然🐚

凯源o

2018.06.29巍澜文章整理

巍澜主页:



太太们辛苦啦!祝大家吃粮愉快!


 


清水向


 @今天羽还真黑了么  ã€é•‡é­‚】【巍澜】赵云澜成长日记(四)(完结)


 @一杯奶茶西米露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雪糕


 @日安这里离殇♡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当赵云澜变回昆仑君


 @顾咕咕咕咕_  ï¼»çŸ¥ä¹Žä½“]成为电灯泡是一种什么体验?


  @鹤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论互相吃醋的微妙性


 @HoriQ  http://jeibihes.lofter.com/post/1dea6a99_eea4332c


 @维庸  ï¼»å·æ¾œï¼½è°åŠ¨äº†æˆ‘的老腰 05(终章)


 @Devil魔魄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入坑交党费√巍澜日常


 @巍巍成澜  [巍澜]几口之家(生子慎入,章4) 


 @-胖哒Pandar-  ä¸æƒ³æ’©Alpha的Omega不是好赵云澜


 @麻鸡牙白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消失的爱人11(完)


 @白逗珂基  å¥½ä¸€ä¸²å¤§æ¿ç‰™ï¼ˆåæ­£å‰§å‘,巍澜)


 @KoeMCrane  ã€å‰§ç‰ˆé•‡é­‚同人】一个群引发的灾♂难♂  


 @专职打字机  ã€é•‡é­‚/巍澜】特调处夫夫 08


 @霸王龙本人 http://ksaelove32.lofter.com/post/1d0e054a_eea4026a


  @ASH  æ„Ÿå†’的良药


 @绒毛尾的狐狸  ã€é•‡é­‚/论坛体】新生报考,贵校接受师生恋吗?(4)


 @陌小爱  ã€é•‡é­‚】【巍澜】【ABO】气息


 @禾痒痒  [巍澜]掌中心


 @stony餐厅的糖醋fishy是总攻大人  ã€å·æ¾œæ®µå­ã€‘饲养一只小云澜


  @芝士糖糕糕  åŒ…办婚姻【一】


 @ririta  æ¬¢å–œä½›ï¼ˆä¸‹/nc—15)


 @蓝甜衣短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听说Alpha的信息素都特别甜(一发完)


 @大吉岭茶茶茶茶  ã€Šã€é•‡é­‚】【巍澜】【ABO论坛体】急!如何追求高级知识分子Omega!!!(上)》


 @别关注了 è„¾æ°”不好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【训诫预警】唯一


 @草莓甜心阿枢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段子★赵云澜眼瞎后的三天


 @卡西西西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这婚到底离不离了?【五】(ABO)


 @空格  æ—¥å¸¸ä¸¤ä¸‰äº‹  ä¹‹  å—²ç²¾


 @玉雨羽莲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生活


 @Asa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  [1-9|Fin]


 @一瓣儿酸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久别


 @江湖有酒,庙堂有梦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情深几许


 @-眯眼-  ç­‰ä¸åˆ°ä¸‹å‘¨äº†ï¼Œè„‘一下割腕之后的事情


 @何幸  å±±ä¸å°±æˆ‘,我去就山


 @神明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互换灵魂梗(上) å°ç”œé¥¼


 @此去经年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  ä¹Ÿè®¸æ˜Žå¤©


 @顾祈心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只是为你。Ⅳ(完结章)


 @执戈  [巍澜]恋情未公开


 @月见君说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论坛体:龙城大学第一男神我爱你!(上)


 @叶落知秋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见鬼 ã€–一发完〗




补档: @爱丽丝梦游症候群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惊鸿曾照影 {三}


 


开车向


 @月桂醇 ç§°å‘¼ï¼ˆæ–‡æœ«éšè—è½¦ï¼‰


 @椿之庭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魂火


 @云卷了个卷  ã€å·æ¾œ/ABO】吸你(五)


 @杏仁斯嘉丽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故作聪明(下)(白宇勿点)


 @物语织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孺子不可教


 @大花__  ã€é•‡é­‚|巍澜】是梦.R18


 @轩辕俊彦  é¾™åŸŽå¹¼å„¿å›­ ï¼ˆéšè—è½¦ï¼‰


 @prologuevvv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大闸蟹 è½¦r18 一发完 


 @画影  ã€å·æ¾œ/车】惩罚


 @seven君  ã€H】盲 æ¿€æƒ…后场


 @辰北尧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狐媚(下) è½¦


 @LANXY-pc  å·æ¾œçœŸè½¦ï¼Œè¢«pb了,无奈,试试超链接,小说设定,不喜别点。温馨提示,超链接打不开可以右上角浏览器打开


 @锦色 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论令主的胃和屁股哪个更疼(上(r18 sp预警


 @巫山与云 ã€å·æ¾œã€‘远道  è¿™æ˜¯ä¸€è¾†è½¦        ï¼»h30ï¼½


 @草兒车.[留个评可好]  [巍澜][R]出来混的迟早是要还的


 
 ä¸»é¡µä¸€äººæ•´ç†éš¾å…ä¼šæœ‰ä¸»è§‚色彩,如果阅读的朋友们觉得哪篇的放置不妥,欢迎私信主页交流想法,谢谢大家。


 


 å¦‚果有的链接手机上打开不是相对应的文章,请移步电脑端打开或去太太主页阅读,这是bug问题,主页也无能为力,麻烦大家了。


 


有些文章可能在整理时热度没有过百,过百后太太们愿意的话可以私信主页进行补档,谢谢!


 


请大家多多给予太太们点赞评论推荐一条龙支持!


 


【对不起大家!高估家里网速了,卡成皮皮虾1551,发布晚了请见谅(趴)】

前尘冷雨:

“赵云澜对别人耐心有限且脾气暴躁,但从来也没对沈巍说过重话、发过火,可对别人的火大多数是假火,毒舌两句也就过去了,没想到沈巍一来,就勾动了他的真火。”

剧版云澜东削西削,魅力削下去大半,感谢今天这一场,让我一瞬间看到了我心里的赵云澜。他有最不修边幅的外表和最细腻温柔的心。
他应该是无措的,心疼的,痛恨的,甚至懊悔的。
而沈巍毫不犹豫地说值得。
我没记错的话这也是剧版云澜的第一次暴怒,沈巍对他的好超出了预期,让他避无可避别无选择。

然而,小说里的赵云澜还是稳稳当当地承接了这份跨越数千年的感情,剧版也是。到底是爱情友情还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,因为它铺天盖地沉重如斯。

赵云澜便是如此,我爱他这份赤诚。

===以下是彩虹屁===

这一段的每句话每个眼神都太值得反复回味了,我觉得我看剧版就是为了这一刻。

沈巍刀掉的惊慌,默然和眼神的掩饰,说“值得”的毫不犹豫无怨无悔,咬牙切齿的“是我还你的”。
还有云澜突然爆发的怒吼直接吼出我两升眼泪,今夜我哭穿大封泪撒功德古木。

好了词汇枯竭了我哭会儿……

【舟渡】人质(一)

Fructose:

【【【1个bonus:更新了第五章,请查收√】】】




*长篇未完结,周更


*正剧向/剧情流/悬疑犯罪主题


*确定是HE


*别名“猜猜费总什么时候才登场”




人质




By Velonica




0.


 


愿有情人互相折磨,直到白头。


 


 


1.


 


“真够刺激,才出院就和我玩这出……”


 


“你还记得你才刚出院?!”蓝牙耳机里陶然气急败坏的声音让我猛地打了个哆嗦,“才刚出院你就飞车缉凶?你真当自己是好莱坞英雄片主角了?”


 


 


人在肾上腺素急剧飙升,神经高度紧绷的时候,会发生一种古怪的现象,好像五感都忽然之间通达起来,可以惊人地捕捉到极其丰富的细节。


 


就像我此时此刻一边把油门踩到了最底,一边瞥了一眼GPS导航,极快地在心里分析着逃犯所有可能的去路,一边迅速把陶然的电话切成同事的号码,呼叫接应。


 


而在这极度的紧张之外,我多余的敏感像一个失手打飞的网球那样在头脑里闪现——陶然这是怎么了?


 


 


我确实是刚刚出院,但陶然也清楚,这次住院我毫发无损,仅仅只是因为过劳而在案发现场忽然晕倒。没错,晕倒的时间是长了那么一点点……我醒来那天,看到床头的日历提示,差点以为自己真的时空穿越了。


 


我失去意识整整十天。可是——


 


 


“也就十多天不上班,这帮孙子以为市局没人能治他们了是吧……”我把后槽牙磨得咔咔作响,反复放松攥住方向盘的手,还是紧张到手指僵硬。


 


来不及了。身体的本能已经先我一步作出判断。


 


这个通缉犯我查了他七年,偏偏这么巧今天让我在执勤路上遇见。这条野路通往城外,四周的车流已经越来越稀少。同事的后援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追上我们,而GPS上清清楚楚显示着,路的尽头,是燕城最大的一座化工厂。


 


“刺激……”我开始神经质地自言自语,不好的预感像一柄标枪那样直插进我的脑海,伴随着恍惚的疼痛,“真他娘的刺激……”


 


 


无论如何也要拦下来。我飞快地扫了一眼四周,除了一辆白色的SUV正巧开在车后,已经看不到其他的车辆。陶然还在疯狂拨打我的电话,我扔掉不停震动的蓝牙耳机,横下心准备换挡拦车——


 


 


一定是十天卧床让我神志不清了。一个晃神之间,我看到一直跟在车后的那辆SUV猛地换挡,用一种自杀速度飞驰到嫌犯的车前,拦腰横在它前进的方向。


 


 


高速运动的车辆撞击发出的巨响,发动机爆炸腾起的火光,像一个熊熊燃烧的梦魇张着血盆大口,企图我把连人带魂吞吃干净。


 


 


我觉得自己的后脑勺里也有什么东西跟着一起爆炸了。


 


 


2.


 


“我他妈的就知道这个混蛋又要乱来!”


 


揉着太阳穴走进市医院的时候,陶然、郎乔还有其他市局的同事都已经到了。住院部熟悉的消毒水气味让我下意识耸了耸鼻子。


 


远远听见陶然骂人,我的脚步顿了一顿。我认识陶然十多年了,听他骂粗口的次数加在一起,一只手都可以数完。


 


“陶副……”肖海洋在一边拽了拽陶然的袖子,陶然这才回过头来,看见是我,脸色突然一僵,刚才还因为激动而有些发红的眼睛忽然之间染上了一丝慌乱。


 


“哎哟,这是怎么了。”医院果然不是什么正常地方,这种诡异的氛围让我舌头都快捋不直了,“我这不是好好的吗,看把你们陶副急成什么样儿了……”


 


我故作轻松,伸手拍了拍肖海洋的脑袋:“怎么一个个都没活儿了,来医院当度假啊?”


 


“我们来看……”


 


“反正不远。”陶然忽然开口,他的脸色沉得就像病房惨白的墙壁,看得我心里莫名发凉,“犯人是要犯,多带几个人手以防万一。”


 


“以防万一......?”我有点瞠目,“他这不得撞成高位截瘫了,还防什么万一啊?关键是那个SUV车主怎么样了?那个人什么背景,怎么会莫名其妙帮我们拦车?”


 


“他没事,就是断了两根肋骨,还好歹徒最后把车降速了……”


 


“陶然。”我沉声打断他,抓住了他有点摇晃不稳的肩膀,“我没有问这个,我在是问你,那个人是谁?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?”


 


 


陶然抬头对视了我几秒。没有人说话,我在心里情不自禁纳闷道,市医院是个什么死气沉沉的鬼地方,为什么连郎乔今天都这么安静?


 


 


3.


 


“父皇,问询让我们来做吧。你才出院几天,回……”


 


快走到病房门口了,郎乔忽然朗声叫住我,伸手扯上了我的衣袖。


 


“你父皇就是闭关修养几天,离驾崩还早着呢。”我拿出皇室威严的眼神瞪着郎乔让她放手。余光之中,我看见陶然有点失魂落魄地跟在我们身后。


 


到底是陶副会心疼人啊,就为我追了个车紧张成这样……


 


瓷器打碎的声音狠狠扎了一下我有些涣散的思绪,像某根琴弦忽然在脑中绷断了一样。


 


 


没有向任何人确认,我看见了那个SUV车主。他正坐在病床上,失手摔碎的粥洒了一地,还在冒着热气。


 


出于莫名的敏锐,我觉得一定是他。这个年轻男人还像个学生,瘦削的骨架撑着不合身的住院服,领口露出一层层捆好的绷带,就像麦田里被乌鸦咬得破破烂烂的稻草人,看一眼就让人无端心疼起来。他长发过耳,肤色苍白如纸,深邃的一双眼睛微睁着注视我,好像随时都能涌出两汪眼泪那样深邃。


 


“你……”


 


“我来收拾吧。”肖海洋忽然哑着声凑上前来,蹲下去收拾碗的碎片。我一被这小子打断,忽然回过神来,一时不知道自己刚才原本想说些什么。


 


“我介绍一下吧。”郎乔说话的声音语调总是扬着,也不分这是什么场合就在这儿活泼,“这是我们市局的骆队,就是刚才驾车追嫌疑人的警官。”


 


她掉转过头看向我:“这位是刚才见义勇为帮我们拦住犯人的车主,他叫……”


 


“我叫周望。”


 


一直沉默的年轻人终于开了口。我发现他有一双天生的笑眼,说是美目流盼也不为过。只是微微弯了弯眼角,他刚才楚楚动人的憔悴气氛登时没了踪影,取而代之是一副陌生人客套时最得体的友好微笑。


 


“望是……守望的望。”


 


“骆闻舟。”我自报姓名,朝他伸出手去,可是周望愣了一愣,没有伸手。


 


“不好意思,手上有伤,不太方便。”他抱歉地又笑了笑。


 


这一刻近距离的对视,我忽然发现他脸上的古怪。他脸上的一侧密密麻麻地爬满了蜷曲的褶皱,颜色发暗,是一片面积很大的灼伤。


 


“这是……”


 


“我是赛车手。”周望应该是发现了我的打量的眼光,可脸上的笑容还是天衣无缝,“这伤是以前比赛弄的。今天本来准备去训练,正好遇上骆警官缉凶,所以就顺便搭把手。”


 


“你们赛车用SUV?还是车比人高的这种?”我下意识就追问起来。


 


“赛车用的车停在场子里,我一般不往家里开,警官。”


 


他对答如流,毫无一点被陌生人盘问时的不快。


 


 


说也奇怪,我确信自己从来没有在任何场合下见过这个周望,可是他这双笑眼,这幅瘦削身板,还有这不动声色的镇定,每一寸每一处都熟悉得令我汗毛倒竖。我飞速地开始检索自己的记忆,周望,周望,守望的望,守望……


 


剧烈的疼痛像冰锥一样,毫无征兆地扎进了我的头脑,我手无足措地惨叫起来。


 


“闻舟,闻舟!”


 


最后的意识里,我听到有人撕心裂肺地喊我的名字。那个声音既遥远而又熟悉,但我头痛欲裂,浑然无法想起究竟是谁。


 


 


4.


 


“要么你给我老老实实把它喝了,三天之内不准回局里。要么,我现在立刻打车带你去住院部。”


 


散发着诡异气味的棕色液体被重重摆到我面前。我的天灵盖像老师傅弹棉花一样,一下一下地扯着痛,看了陶然这幅老妈子做派,更是愁得叹气。


 


“我都说了我……”


 


“说什么?说你才出院两天就飙车追人,然后头痛发作到走不了路?”


 


我识相地闭上了嘴,端起药碗。骆一锅肯定也讨厌中药,高高挺起脊背,戒备地在房间里绕来绕去。这猫最近躁得很,也不像以前一样整天在猫爬架上发懒,在房子里到处走来走去的。


 


我端药的手忽然停住了。


 


“陶然,我家以前有猫爬架吗?”


 


“嗯?”陶然显然还在气头上没冷静下来,“没有啊,怎么了?”


 


 


又是那种从天而降的不安,像藤蔓植物一样紧紧缠住了我的喉咙。我赶紧把碗里的苦药一饮而尽,冲人的酸涩让我的注意力暂时分散了片刻。


 


“城西那条野路——”可我的嘴好像不由脑海控制了,下意识问出了心里一直困扰着我的问题,“真的通向哪个赛车场吗?”


 


“怎么还在管这个。”陶然又是动作一滞,随即收起我面前的碗,转身走向厨房,“你先管好自己的头痛病成吗?”


 


 


骆一锅还在客厅里四处走个不停,喉咙里低低地发出带有警戒含义的呜咽。我后脑勺的疼痛像钟摆一样,循环往复地晃动。疼得久了,反而让我越发清醒起来。


 


赛车手?见义勇为?


 


我深深地看了一眼陶然的背影。今天我追通缉犯的时候,开的不是警车,也没有挂警示灯,周望一个路人,怎么会看出来这是警察在追通缉犯人?


 


 


一个二十才出头,瘦得纸片一样的年轻男孩,是什么让他带着无惧死生的勇气,以那样形同自毁的车速上前拦车?


 


 


5.


 


我很听陶然的话,老老实实地回了住院部。


 


不过,不是去办理住院。


 


我搂紧了身上的风衣,长期塞在衣柜底层的旧衣服带了点霉味,但至少在乔装假扮上还是有些帮助。周末早上的市医院人来人往,我打车直接到了住院部,堂而皇之地走上楼去。


 


 


我已经察觉到自己会在思考特定事情的时候头痛发作。反反复复看过这次住院的病历,把医生龙飞凤舞的笔迹都一一研究了,还是没能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。


 


十天。短短十天的时间,发生了什么要让整个市局合力把我蒙在鼓里的事情?


 


就从你开始吧……周望。我下定决心,不管出现什么生理反应都要查个究竟。


 


 


“真的没有,警官。我们还有很多病人要接待,您体谅一下。”


 


护理中心的小护士急得话里简直都带了点哭腔,我回头看了看排队在后面等着咨询的一堆老弱病残,焦躁地啧了啧舌。


 


“真的没有?要不你查一查邹,或者其他同音的什么字……他的名字叫望,守望的望,真的没有?”


 


“实在没有,要不然我把这天的住院记录都打印给您吧,您上后面办公室等等好吗?”


 


“好。谢谢你。”我觉得自己的心上像挂了铅锤,直直地从胸腔里往地心深处砸。


 


 


是哪一个“周”?我真恨自己没把话问清楚。陶然已经连着几次不回我的微信和电话,只要问起这个可疑的周望,每一个人都像嘴让人缝上了一样沉默——他妈的,还管我叫骆队,现在还当不当我是你们的顶头老大了?


 


如果不是这个“周”,还有什么字发音一样……周……洲……


 


 


舟。


 


 


——我想我开始迷恋上头痛的感觉了。那是答对正确答案的时候,身体发出的、充满兴奋的、红色的警报,在我的海马体里疯狂地尖叫。


 


 


舟……望。守望的望。


 


 


我整个人,从天灵盖直到脚趾尖,都开始无法克制地颤抖起来。


 


 


“骆警官!”


 


这声高声大叫如雷贯耳,我整个人都在高度应激状态,心念电转之间就意识到大事不好,根本来得及管是谁在叫我,立刻撒腿就跑。


 


“骆警官,骆警官,你别跑啊!骆警官!”


 


 


TBC






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突如其来地转变风格√


这次要做一直以来想做的事。不为任何人喜欢,只是为了自己心里的热情,而写作。不论有没有人看都会坚持写下去。


提纲写了一个下午。可以说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写长篇,改变零碎的文字风格,作连贯的叙述。


本来说好备考不写文,每天在实习和复习中转换还是太疲惫了,到头来写字已经变成我唯一的放松......不论好坏都会努力下去。




欢迎大家无奖竞猜故事的真相√


标题叫人质其实暗示了很多剧情,可结局一定会是好的。




感谢阅读。非常非常非常感谢。

EMEEEM:

这是一拨原话,对!原话!

【好的朱老师你终于成功忘记自己演的是野人了】

疏衍:

bygg自带口红色号太让人羡慕了1551


居老师还是那么好看




(在想要不要开个子博存两位老师的图了


(突然特别有动力